富薑。

我是罪大惡極的芳心縱火犯吶。

一起旅行:

刘白:

《月河·Moon River》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王境泽×柳清歌

???哈哈哈哈哈哈哈

生姜脱发洗头膏:

  沈清秋呆若木鸡地看着柳清歌左手一袋吱呀乱叫的短毛怪,右肩抗小鸡似的扛着一个穿着卫衣牛仔裤的少年,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将手里的一人一袋扔在地上。


  久违了!


  沈清秋见那熟悉的一抹鲜红的耐克和阿迪达斯标识,眼泪差点汪汪而下。


  老乡啊,是老乡啊!终于来了一个看起来比打飞机菊苣更靠谱的了!


  一边的明帆跑过来把短毛怪拖走了。柳清歌敏锐地注意到了沈清秋那关切的神色,问道:“你认识?”


  沈清秋忙摇头:“不。我只是很好奇师弟从哪遇到的这个人。”不仅一身现代装备,而且一穿就遇上柳巨巨,这仁兄可真是奇遇!


  柳清歌道:“认成短毛怪,误伤了。”


  柳清歌说得简单,其实他只放箭射到了一边的树干上,而这人刚好蹿出来,听到耳边“嗖”的一声后悲壮无比地捂住心口,呜呼哀哉一句就倒地不起了。


  沈清秋将那人翻了过来,当即大惊失色。


  柳巨巨!真不愧是柳巨巨!连射人都只射网红!


  他再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一脸安详的王境泽。如假包换!童叟无欺!


  柳清歌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你好了没?这人没什么蹊跷。”


  沈清秋应了一声坐了回去扇起风,脸色因为没吐槽完很不过瘾而复杂起来。


  身旁的洛冰河一言不发,一张稚嫩的脸黑到现在,趁机悄咪咪走上去踹了一脚。




  王境泽觉得自己是很可怜的。他刚莫名其妙地穿越到这个陌生的连炒饭都吃不到的地方就被人追杀,还差点被一箭穿心。


  而且他一觉醒来,睁开眼看到的第一眼就是那个追杀自己的仇人!


  这是什么剧情!城市孩子和野生少侠交换生活吗!


  王境泽惊得缩回床脚大吼一句:“娘娘腔你别过来!”


  “哈?!”柳清歌气得冷笑,乘鸾剑一挣出鞘三分,一片白光暴涨。
  王境泽曾经毕竟也是个王者,社会人的道理也不需细说,见自己马上就要被教导主任柳清歌削寸头,立马改口:“大哥!大哥!一时口误大哥!手下留情!!!”


  柳清歌一身戾气地收了剑。




  不久前,在他提着人离开时,沈清秋特地拦住了他:“柳师弟请留步!”


  柳清歌;‘何事?’


  沈清秋边扒拉死死拽住他的洛冰河,边抹汗道;"是这样,柳师弟。这人不是苍穹山派的,待会儿他醒来师弟可千万要以礼相待。”


  柳清歌淡声道:“我当然知道。”说罢转身便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沈清秋忙道:“哎!还有,把他留下吃顿饭啊!冰河,别用力了,撒手……”


  虽然很瞎眼,但是柳清歌还是有在听的。



  一旁的王境泽见这人并无别的动作,料想这人菜刀上LED灯的炫酷程度也不过如此,身为一个傲世王者岂能因这点小事而臭屁不起来。
  正在此时,他的肚子好死不死地叫起来。


  室内顿时鸦雀无声。


  柳清歌:“饿?”


  王境泽恼羞成怒:“去你妈的!老子在打嗝!”


  柳清歌冷哼一声:“别致。”


  王境泽:“像我这种精致男孩不别致岂不让人笑话?!”


  柳清歌巨巨表示不想理他,只是讥讽地勾勾嘴角,问道:“吃饭?”


  王境泽瞬间爆炸:“卧槽!我王境泽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破山上跳下去!也绝不吃你们这儿的一点东西!”


  柳清歌置若罔闻,昂首阔步地出去从外边单手端了一口盛满汤的大锅进来重重“铛”地一声放在了一张桌上,高冷地睨了他一眼,走了。


 


  沈清秋和柳清歌一起走在百战峰的小径上。


  沈清秋问:“师弟,你不会把他弄伤残吧?”


  柳清歌抱着剑,头也不回:“哼!”


  沈清秋大吃一惊:“不会吧!”


  聊着聊着,他们逛到了柳清歌的屋前。沈清秋只觉房门前一股子肉香四溢,还有个诡异的声音,乐呵呵地重复着“真香”。


  “真香,嘿嘿,真香!”


  沈清秋开扇掩面。


  真是要死了居然省了四五十一张漫展门票!


  柳清歌波澜不惊:“短毛怪成精。”






完.

红衣鬼王与破烂仙人小话本

秉烛为星:

#小话本幼儿向文笔


世间有那么一位仙人,白衣翩翩,身背斗笠。世人称呼他为破烂仙人,不是因为别的,仅仅是因为他周游行善的同时也在收破烂而已。
世间又有那么位鬼王,喜怒无常,所向披靡。世人皆称其位血雨探花,据说他在血雨中为一白花倾伞遮雨,这鬼王看似无情却是惜花之人。
破烂仙人知道自己没有信徒,因此不会像别的仙人一般坐在神观中等着祈愿。这天他突然间接到一道祈愿,虽然那是来自凶险万分的鬼市的祈愿,但破烂仙人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鬼市。
那鬼市是绝境鬼王血雨探花的地盘,据说就连神武大帝都要让他三分。
破烂仙人的好友风师娘娘听说他要去鬼市可急得团团直转,赶忙拉着自家道侣地师大人说是要去助仙人一臂之力,可惜被破烂仙人回绝了。
破烂仙人到了鬼市以后见到了这八百年来都不曾见过的景象,天色极夜,灯火阑珊乍一看鬼市不过是个处于夜晚的喧嚣城市而已,当然是在忽视掉来来往往的牛鬼蛇神前提下。
破烂仙人戴上斗笠,垂下来的白纱遮住了他清秀俊美的面容。
仙人一直走啊走,他路过了一栋华丽的建筑,那是鬼王居住的地方——极乐坊。但是仙人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他继续走啊走,最后在一栋宏伟的宫观前停下,那是一栋于鬼市格格不入的神观,没有牌匾暂且不知道是建与那位神官的。
这里便是发出祈愿的地方,仙人十分不解,明明可以向这神观中供奉的神仙祈愿啊,为何还要向自己这种闲散神仙祈愿?
纵使再疑惑不解仙人依旧毫不犹豫的踏入宫观,进入宫观之后仙人便发现这宫观的无比的熟悉,许是这八百年的游山寻川无意间那哪里见过类似的宫观也说不定,毕竟神官肯定不会只有一座庙……当然他除外。
顺着长廊向里寻了寻,发现一红色少年站着殿中,那少年右眼被黑色眼罩遮了起来,但是依旧难以掩饰眉宇间的俊朗,反而平添了几分野气。
“请问是你祈愿的?”破烂仙人问道
“是我”红衣少年答道
“为何你不求这宫观供的仙人?”
“这宫观供得就是您啊殿下”
破烂仙人的记性很差,差到他刚才不记得自己成为仙人以前的事情了。因此他又怎会听得懂少年非常语句中隐藏的意味。
“供得我?孩子,这世间可没任何一个宫观供得是破烂仙人呐”可谁知那孩子坚定道“供得的确不是破烂仙人,但供得是花冠武神!”谢怜听见红衣少年的话不禁一愣,自己可从未听过什么花冠武神啊!
“殿下,没关系我会帮你回忆起来的”
于是仙人便被那少年留在了鬼市,第一天少年带仙人去看了满山遍野的花海“殿下以前的宫观外面也是如此”仙人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想起来。
第二天少年带仙人看了天际的三千盏明灯“殿下以前的信徒也会在佳节为您放飞明灯,只不过没有这么多罢了”仙人好像忆起了什么,零零碎碎的。
第三天仙人没有看到那少年,于是仙人有些担心少年的安危毕竟这里是那鬼王的地盘,于是仙人一不做二不休径直到鬼市寻人去了。
鬼市非常大,破烂仙人在这没绕几圈便迷了路,正在烦恼时那少年突然出现,将他带回了神观。
“殿下”
“嗯?”
“您……还记得吗?那次我与您的侍从吵架后离家出走,您也是这样找到我的”仙人刚想开口跟少年解释自己并不是他所说的殿下,但是话还没说出口脑子里便出现更加清晰的记忆碎片。
那些是自己的记忆吗?如果是的话,这些记忆中的少年是不是就是面前这位红衣少年呢?
第四天,少年说自己饿了,吵着仙人给他做饭。仙人有些犹豫但还是满足了少年的愿望,当仙人端上一锅黏糊糊的不明物体时少年神情淡然的吃了下去,并做出评价“有点咸了”见那少年答得诚恳仙人有些愣住了,这少年是世间第二个能吃得下自己做的饭的人……等等,为什么是第二个……?
第五天,少年从天而降被仙人碰巧接住“殿下您可否还记得?当年您就是如此接住我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仙人渐渐想起来了,自己一度想要遗忘的过去,但仙人又有了新的疑问,那少年究竟是谁?人类是不可能活八百年的更何况……他早死了……
“你究竟是……”有一天,仙人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只见那少年神色暗了暗“终归瞒不住殿下”银蝶乍现,围绕着少年翩翩飞舞,而少年的身形竟拔高了几分“不瞒殿下,我已经死了”
原来那位所向披靡的鬼王便是仙人当年带回的小乞丐,而这鬼王的恶名不过是因当年为仙人报仇,屠尽那些恶人而得罢了。
鬼王告诉仙人,其实从自己被救下那一刻起便恋慕上了仙人,他能成为如今的模样全靠自己对仙人的执念。
是了,有鬼王因恨而出,而这位红衣鬼王是因爱而生。



今天一下午都呆在外面,好不容易赶出来的,大纲删了很多,也没怎么注意修辞勉强算是赶上了,还望大家凑合看,别嫌弃orz

【渣反/魔道/天官】我的出题人脑子有坑

哈哈哈还好还好哈哈哈哈

凤梨与夏柑:

#一本正经瞎扯淡#
cp只有官配。
盗版题目,盗版解析。
如能接受,请看下题。


1.下面哪一句话在mxtx的小说里出现过?


A.心怀荣耀,战无不胜。
B.金樽清酒斗十千,我说天天就天天。
C.搞基使人进步。
D.是的。


解析:
A无论你看过全职还是渣反还是魔道还是天官我相信都不会选这个答案。
B回答其实是一个陷阱,前半句出自李白《行路难》,后半句才改编自《魔道祖师》,选B的同学大概是被天天蒙蔽了双眼。但我想说的是,天天不仅可能是每天的意思,还有可能是黄少天的意思;“我”不仅可能指蓝忘机,放在上下文来看,也有可能指李白。
C句本身就是错的,正确的应该是“高尔基使人进步”,其实更加完整的版本应该是“高尔基说书籍是使人进步的阶梯”,人名不能简写,因此不选C。
综上,D正确。


2.当柳清歌初遇江澄,他的第一句话会是?


A.我还是很喜欢你,就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B.你这人怎么穿了一身gay里gay气的颜色。
C.来打一架吧。
D.来打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架吧。


解析:
A选项出现了措辞“还是”,而我们的题目是“初遇”,因此不选A。
B无论渣反还是魔道里都没有流露出他们会英语的迹象,因此不选B。
C柳清歌遇见强者怎么可能只打一架,你在侮辱他吗?!
选D。


3.花城终于鼓起勇气要向谢怜表白了,请你帮他选一首歌。


A.白龙马,蹄朝西,你的美丽让我感到窒息。
B.若能护你无恙,身处无间地狱何妨。
C.五十六个兄弟,五十六枝花,五十六个万神窟在等你回家。
D.大河向东流啊,干了这杯合卺酒啊。


解析:
只有B和其他选项不一样,因此你以为这道题选B,可是它偏偏不选B。
选D。
不要问为什么选D,也许因为花城阳刚吧。
这道题做不对的话,对不起,错不在你。
都怪出题人脑子有病。


4.魏无羡因为腰疼没能去夜猎,蓝忘机只得独自去了。当他归来时,魏无羡热情地对蓝忘机说_____


A.蓝二哥哥,我们来天天吧。
B.蓝二哥哥,我们来建设社会主义吧。
C.蓝二哥哥,小苹果要给仙子生孩子了,我们去给它接生吧。
D.蓝二哥哥,我们一起在身上纹小猪佩奇吧。


解析:
AAA就知道A,没看见羡羡都腰疼得起不来床了吗,年轻人还是要节制。
C我猜这两个男人不会接生,因此不选它。
D太社会了,你敢选吗。
B好红色好耀眼好有道理,完全不能反驳,所以选B。


5.漠北君的目标是?


A.没有蛀牙。
B.升职加薪,出任魔界二把手,迎娶尚清华,走上人生巅峰。
C.让最好的朋友洛冰河和他一起女装。
D.好好学习,考入珞珈山职业技术学院。


解析:
B看起来很对,很符合漠北君,但他已经实现了,因此不能算作目标。
C是师青玄的目标,不是漠北君的。
D看起来也很对,但是这里有一点要注意:珞珈山职业技术学院是武汉大学,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才是清华大学,因此排除BCD,选A。


6.你的师兄引玉在一次任务中不幸中了温柔乡,脸色绯红 ,衣衫尽碎,如果你是权一真,你会?


A.邀请他和你一起观看昆池岩来冷静一下。
B.给他一个巴掌让他安静,因为他呻吟的声音打扰到你专心练武了,如果不管用就再补一个。
C.先[哔——]再[哔——]最后[哔——],[哔——]完之后狂拽酷炫地递给他一杯可乐,对他说“喝下去,可乐能杀精,我不允许你怀我的孩子。”
D.一边哭一边给他渡法力


解析:
ABC实在是太过分了!
选A的你是想把师兄吓得不能人道吗!?
选B的你是想把师兄吓得不能人道吗!?
选C的你是想把师兄吓得不能人道吗!?
综上,选D。


7.(               )晓星尘,(              )宋子琛。


A.万紫千红 冰清玉洁
B.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
C.盲打气纯 眼神上段
D.明月清风 傲雪凌霜


解析:
A虽然是亲妈玩过的梗,但是梗不能代表正确答案,故排除。
B仔细一想还挺对,对得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义城篇出来以后已经彻底没有属于他俩的夏天了,所以也排除。
D正确,选C。


8.假如你是天琅君,乔装打扮去人界买《春山恨》,却不巧遇到同样乔装打扮来买《春山恨》的洛冰河,此时你应该对他说_____


A.吔屎啦你
B.求资源,我的邮箱是xxxxxxx@163.com,好人一生平安
C.你师尊还有三秒到达战场
D.巴啦啦能量,小魔仙,全身变


解析:
那什么,我觉得照着两个人的关系,还是不要太高调比较好,反正你乔装打扮过了,就不要再说AC这么引战的话了。
B太猥琐了,也不妥。
选D的话洛冰河只会觉得你是个傻几,大智若愚乃人生至道,所以选D。

论上天庭第一文神如何发家致富

呵呵哈哈哈呵呵红红火火

空蝉:

*独占八尬,厕所读物
*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jgp


(01)
  我叫南宫杰,号灵文真君,是公认的上天庭第一文神,大多数人喜欢喊我灵文。


(02)
  就在刚才,我的塑料友谊之一师无渡跟我撕破了脸皮,因为我以他的弟弟师青玄为主角,写了一点市井话本去人间卖钱。
  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现在的神官多不容易,要被君吾压榨,被同事剥削,到手的就那么一点钱,戚容见了都要呸呸呸。
  而且我又不是只写过师青玄的本。


(03)
  我出过的本很多,人间一些姑娘喜欢喊我太太,虽然我不觉得自己很老。
  我个人最满意的一本是《鬼王追妻:纯情太子别想跑》,主角是四大害之一的血雨探花和仙乐太子殿下。
  这本卖得最好,因为不仅人买,鬼也买。
  哦,花城还帮忙做过推销。


(04)
  太子殿下并不知道这件事,直到去年的中秋宴上,碰巧抽中了我写的话本。
  演到二人芙蓉暖帐共度春宵时,太子殿下脸上的表情可谓精彩至极。


(05)
  话说回来,师青玄的本我也写得挺满意,讲得是他和我们地师大人的故事。
  因为师青玄求我写一部以他和明仪为主角的话本,要突出描写二人深厚的友情,名字还是他取的。
  叫《冷酷地师俏娘娘》


(06)
  话本散播到人间后,青玄特地去调查了销售情况,回来后他对我说,人间有姑娘说他是断袖,问我断袖是什么意思。
  我严肃地告诉他,断袖不是一个好词。
  断袖谐音“缎嗅”,意思就是去闻女子衣料绸缎上的香气,多用于形容轻薄的男子。
  青玄急了,他长这么大连姑娘的小手都没牵过,怎么就轻薄了???
  在凡人姑娘面前落了个风流的名号,被师无渡知道了还不得翻天?说不定还要影响香火。于是我道,趁着《冷酷地师俏娘娘》大火,赶紧给众神官都发一本,上天庭中天庭一本都别缺。众神官一定都会被他和明仪的深厚友情感动,那样师青玄就能坐实专情这个词了。
  师青玄一想有道理,于是付了十万功德来批发我的话本。
  我还告诉他,一定是有人冒充他的样子下凡去沾花惹草,才落得这么个诟病。那么,上天庭里喜欢沾花惹草的有谁?
  青玄一拍手,明白了。
  裴茗。


(07)
  于是青玄去找了师无渡,揭发裴茗冒充自己在人间沾花惹草,把师无渡气得半死,不顾夜深就火气冲冲地去了明光殿。
  其实我想到了他们会吵架,但是吵整整一晚上是不是太久了一点。
  而且师无渡的喊声有点奇怪。


(08)
  后来师无渡还是知道了《冷酷地师俏娘娘》的事情。
  说实话我有点虚虚的呢。
  为了避免被师无渡殴打,我去了一趟明光殿找裴茗,想让他说一说平日和师无渡的相处模式,用来写本威胁师无渡,好保全自己。
  裴茗昨天晚上刚被骂,不敢说。
  “加五千字的车。”
  “成交。”


(09)
  名字我们已经取好了,其实我比较喜欢《霸道将军的财神小娇妻》,但是裴茗坚持要改成《傲娇水师火辣辣》


(10)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插图是拜托太子殿下请花城画的。


(11)
  师无渡知道这件事后直接杀到了明光殿门口,但我威胁他,如果敢动手,就往上天庭每位神官的床头都放一本。
  师无渡不说话了。


(12)
  君吾也很喜欢看我的本,他赞美过我文笔优美,剧情精彩,甚至与我彻夜畅谈过开好车的技巧。
  但有不少人说闲话,说我整夜待在君吾殿中是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其实严格来讲不算错,君吾前几天才对我说,想封我为“黄后”。


(13)
  为了不暴露神官的身份,我在人间散布话本时,用的都是假名。换的假名多了,也练就了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名字是人是神还是鬼的本事。
  比如那个叫“红红儿”的专注花怜的超人气画手,一看就知道是花城。


(14)
  花城的本总是很快就会被一抢而空,所以我总是会托太子殿下向他讨要几本,来参考学习。
  有时候太子殿下很♂忙,花城就会让引玉送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引玉每次来都会撞见权一真,每次撞见权一真,他都要拉着引玉,说引玉身上的法力太弱了,让自己借给他一点防身。
  就像花城和太子殿下那样。


(15)
  于是我开始创作新的话本:《年下诱惑》


(16)
  上天庭里除了师无渡看不惯我写话本,还有两个人也看不惯:风信和慕情。
 
(17)
  他们每天都要吵架,而且吵得很大声。
  最开始他们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比如今天风信院子里的一棵树落了几片叶子到慕情的院子里,或者慕情晒在衣架上的内裤被风吹到了俱阳殿里等等等等。
  但是后来他们吵架的原因越来越奇怪。
  比如慕情昨天晚上咬了风信的肩膀一口,或者风信昨天和慕情打架的时候下手太狠了,导致今天慕情走路腿都发颤。
  啧啧啧。


(18)
  除过风信和慕情外,最吵的应该就是师青玄和明仪了。
  因为师青玄坚持拉明仪在众神官面前,本色出演《冷酷地师俏娘娘》,明仪对此很不高兴,但还是答应了师青玄,并约法三章,只演一段,而且只能私底下演。
  我忘记那一段写得是什么了,但是看到第二天青玄面带倦色,我突然想起来了。


(19)
  我叫南宫杰,是公认的上天庭第一文神。


(20)
  人人都说我是个好姑娘,只可惜生在了基佬堆里。

〔全员〕 当你们谈论恋爱时你们的武器在干什么

十载酒:

*cp:很多 一罐无脑小甜饼

花怜 | 厄命x若邪

雪白绫缎将厄命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只眼睛提溜提溜乱转,刀身微微颤抖,足以看出它的激动。


谢怜笑道:“若邪过来。”


若邪依依不舍地放开,回头看一眼。


厄命蠢蠢欲动,也扭着贴上了谢怜的手背,然后被一把拍进了地下,一个弯形深坑。


红衣鬼王蹲在地上朝下看,森然道:“好啊,又是你。”

风情 | 红镜x斩马刀

红镜冲到玄真眼前:千年白眼精,速速现形!


红镜上的人像果然朝天翻了个白眼,深吸一口气,开始酝酿杀意。


斩马刀察觉到慕情的激烈情绪,挡在他身前把红镜踢飞:cnm!


然后轰轰啪啪噼里咔拉,拆完南阳殿拆玄真殿,拆完玄真殿拆仙…这个不敢,里面那个弯刀太变态了。


最终正主都打到筋疲力尽了,也没能拉得住战意汹汹的一刀一剑。

双玄 | 地师铲x风师扇

地师铲吭哧吭哧挖洞的时候,风师扇总是尾随其后。但扇子不比铲子短小灵便,经常卡在弯弯绕绕的地道里。地师铲第一万零一次气急败坏地原路返回,哼哧哼哧把风师扇拖出来,然后头也不回地继续挖洞。


直到第一万零五次,地道内尘土飞扬,一只修长的手把扇子提了起来,抖了两抖:“闹什么,出来。”


身旁的白衣神官打量了下自己的法宝,摇头道:“啊呀,脏死了,丢了丢了。还不如明兄好使。”


明仪竟果真朝后一甩,风师扇直接脱了手,不知掉到哪里去了。


师青玄:??


明仪也不回头,沉沉盯着他:“你要试试我好不好使么?”



双道 | 拂雪x霜华

无名山上一座白雪观,白雪观后院一口古井。


井绳散落在一旁,一柄镂刻霜花的剑横在手柄下,木桶晃晃悠悠地从井里上来,稳稳当当落地。


山林中一个白袍道人手捧一怀山花,御剑而起,剑柄处挂着一筐新砍的木柴,蜿蜒纹路勾出“拂雪”二字。瞧见院子里走出一人,俯身去拿那木桶,晓星尘远远唤了一声。


回娘家探亲的阿箐惊鸿一瞥:“……”


晓星尘笑眯眯道:“子琛今日做傲雪凌霜丸么?”


宋岚纠正:“翡翠白玉丸。”


上联:霜华挑水 明月清风采花娘
下联:拂雪砍柴 傲雪凌霜下厨房
横批:世风日下

曦澄 | 裂冰x紫电

长鞭噼里啪啦冒着电光,绕了莹白通透的箫管一圈又一圈,末尾多出一截,甚至还弯起来比了个心。裂冰幸福地吹起了自己。


江澄脸一抽:“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蓝曦臣笑意盈盈。


见三毒圣手的毒手朝它伸来,紫电瞬间化成指环形态,套在裂冰上紧张地滑来滑去。


江澄危险地眯了眯眼,抽出三毒。


老子今天不把你砍成三段江字倒过来写。

忘羡 | 避尘x陈情

鲜红的穗子挂在通体漆黑的笛子尾端晃荡,一撩一撩地扫着避尘剑身,后者看起来很是受用。


魏无羡目光炯炯,一把丢开陈情:“放着我来!”


避尘:你走开。

冰秋 | 心魔x修雅

心魔剑散发出的黑气温度其实很低,周遭环境高于剑气时便可冷凝成水。


两把剑被随意丢在卧房角落,隔着重重叠叠的床帷传出一声“胡闹!”听来沈清秋是着恼了,不知是气的还是因情欲,室内瞬间升温,心魔剑整个儿湿嗒嗒的,剑身还颤着。


修雅戳戳它,无奈道:别哭了祖宗。


那小祖宗兀自散着黑气,修雅剑紧挨着他,运起灵力把水汽蒸干,蒸完又冒出了新的水珠。


心魔:嘤嘤嘤嘤嘤


修雅:……

七九 | 玄肃x修雅

玄肃带着鞘身幻化成十把,围着修雅剑转圈圈儿。


玄肃:你喜欢这把、这把,还是这把?


修雅:…不一样吗?


玄肃:有的呀,这把喜欢你,那把更喜欢你,那把…


修雅脸红:好了不要说了。


玄肃:要不要我跳舞给你看?出鞘的那种。


玄肃出鞘!修雅激动一抖,差点答应,又迟疑了一下,道:还是不了,损了岳峰主的寿元,老沈会气死的。

柳澄 | 乘鸾x三毒

两把稀世名剑被灌满了灵力,剑尖抵着剑尖,比谁先被顶弯。


…真的很有意思吗?

- fin -

晚上手机屏幕是你的图片 鼻尖充满暧昧的檀香 你的头埋在我颈间 双手环在我腰间 好像不想让我走